透视财报:陌陌的社交帝国里并不是只有直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站长之家使用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科技唆麻”(ID:techsuoma);查看原文(转载),请点击“稿源:科技唆麻”。

3 月 12 日,陌陌否认 2018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。

财报显示,2018 年第四季度,陌陌净营收达 38.439 亿元人民币(约 5.591 亿美元),同比增长 100%。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,2018 年四季度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 8.874 亿元人民币(约 1.291 亿美元),同比增长 22%,肯能持续第 16 个季度盈利。

用户数据方面,2018 年 12 月,陌陌月度活跃用户为 1.133 亿,2017 年同期陌陌月度活跃用户为 9910 万人,增幅超过 14%;

2018 年第四季度,陌陌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 1100 万(包括探探付费用户 390 万),2017 年同期为 7100 万。

在亮眼的财报影响下,周二开盘后陌陌股价一路走高,盘前股价涨幅将近 8.76%,盘中一度涨超 15%。

结合超过华尔街分析师预期数据的业绩,以及互联网行业普遍面对的业绩下滑,都要说陌陌肯能成为了中概股明星。

我认为,其愿因 在于财报中值得注意的两组数字:

其一,直播服务增长保持稳定:Q4 营收 29.592 亿元(约 4.1004 亿美元),与 2017 年同期的 21.69 亿元相比增长了36%

其二,VAS 成为增长引擎:Q4 营收 7.224 亿元(约 1.051 亿美元),同比 2017 年的 1.943 亿元增长高达 272%。

换言之,在直播基本盘稳中向好的一起,增值业务肯能成为陌陌新的增长引擎,其多元化生态肯能初具规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日后 的电话会议中陌陌 CEO 唐岩表示:“整个 2018 年 VAS 始终保持加速增长态势,有些人认为有些领域仍然指在很大的发展潜力,并会在 2019 年持续的挖掘有些肯能。”

诞生于 2011 年的陌陌起步于陌生人社交,一度肯能社交赛道的拥挤,愿因 股价长期低迷,甚至曝出私有化计划。

但以逐步将业务拓展到直播,以及围绕社交相关的多元化场景增值业务,交出的这份 2018 财年答卷看,合适肯能从业务多元化的层面给出了否认。

究其愿因 ,我认为一方面在于面对直播行业的变化,其直播业务作为基本盘的理性布局,当时人面在于搭建 VAS 场景的探索。

1

行业的“快”,与陌陌的“慢”

有另一一五个简单的例子,最近熊猫直播否认破产,“高薪养老台”的说法再度引起热议。所谓“高薪养老”,即主播日常直播以划水为主,只求满足最低 KPI 拿高额底薪,愿因 多量粉丝不满。

究其愿因 ,与头部主播稀缺、资本疯狂追逐不无关系。“抢人大战”最疯狂的 2016 年时,“Miss 年薪 100 万签约虎牙、小智 1000 万年薪入驻全民、PDD 3100 万加盟战旗TV”的新闻轮番刷屏,刺激着从业者的神经,

“得主播得天下”论被为圭臬后,头部主播们疯狂溢价,最终拖垮平台。

千播大战的销烟散去。熊猫直播的倒下合适证明了两点:

其一,造血能力决定平台抗冲击能力,有些点在斗鱼被熊猫挖掉一半后还屹立不倒都要看出;

其二,主播的核心收益都要是礼物而就有薪水;

面前的逻辑在于,直播经济的本质着实是粉丝经济:

平台投入流量捧出明星主播,通过明星主播的粉丝效应从观众中赚取收益。

但硬币的另一边是,明星主播太大,平台必然要成倍地提升运营与分成投入。换句话说,平台规模越大,边际收益着实越低,还都要背上头部主播流失所带来的巨大流量损失的风险。

这是非社交类直播的通病:平台被头部主播绑架。

站在陌陌的角度,其社交属性从有另一一五个方面补救了有些间题报告 。

先说造血能力。

陌陌着实很早验证过,基于社交需求的直播到底有怎么的需求。在上线直播的四天前,陌陌追到了由梁翘柏担任首席内容官,周笔畅之类明星歌手担当主播的陌陌现场。不过短暂试水后,陌陌便踩了刹车。

究其愿因 ,社交场域下,用户更看重“互动”,而非单方面的“灌输”,这决定了用户对于主播风格有更多元化内容诉求。

其后,陌陌刚开始大力扶持新鲜血液。一边是举办了四届的“潜力新秀赛”,其中脱颖而出的新人肯能得到轮播推荐、参与明星培养计划、举行专场表演以及和明星大咖企业企业合作等曝光肯能。

另一边,年度盛典拉长到了五个季度赛。提升对主播持久人气的考验,给了更多了新人主播获得扶持肯能的一起,提升平台内容输出的稳定性。

再说“土豪陷阱”的突围。

所谓“土豪陷阱”,在直播中,平台方的大累积收益着实来自于头部的土豪用户打赏,其核心动机为争夺打赏榜单的排位竞争。

这愿因 ,在过于集中的头部主播中,肯能丧失了腰部及长尾用户的付费推动,占比更大的“土豪用户”付费欲望也会随之降低。

而基于陌陌的开放社交平台属性,用户本就为满足社交需求而来,什么都有有有能自发产生基于 LBS 的流量分配逻辑。

在天然冰去中心化的主播生态中,陌陌有相对占比更大的中小主播,由地域关系组成有另一一五个个小型的社交圈,更容易激起用户的付费欲望。

在日后的电话会议中,陌陌总裁兼 COO 王力就多次提到,腰部及长尾用户的收入同比提升显著。数据方面不不说谎,2018 Q4 陌陌主 APP 实现了总付费人数 910 万人,同比增长 16%,季度净增20 万人。

换言之,以社交的底子做直播,具备底层逻辑层面的优势,长远来看将帮助陌陌直播业务保持坚实。